廖國豪:「台灣教育害了我。」

去年我有兩個家教學生
都是國三應屆要考基測的學生,一個男生一個女生
兩個學生家裡都是做生意的,經濟狀況還不錯
一直以來我就覺得很不喜歡上男生的課
從每次上課一開始的「態度」就可以知道

女生每次我去上課,他都已經坐好在書房,等著我來
儘管有時候是在做一些其他雜事,而不是在溫習功課
但仍然是很認真,考上了文藻英文

而男生是我每次去上課,都要等我到了
他才剛洗好澡,或是剛吃完飯
總要我在房間裡等上一陣子,他才進來坐下
吊兒郎當的,只會玩,不想唸書,最後去唸私校

這種感覺差很多

近十年來的學生接受太多的資訊
成長的過程中,知識的取得非常多元化
現在的孩子,和十年前同齡的孩子,智識完全不能相比
大家都很聰明,取決勝負的關鍵就在於「態度」

每次當被責難,大多數的孩子就開始找藉口
極少數,幾乎沒有,的孩子是會反省自己的過錯
我相信為人師長不會無端地去找孩子的麻煩,都是為了孩子好
就像廖國豪的例子一樣,怪台灣的教育害了他
在全台灣的教室裡面,每天不是都上演著類似的戲碼嗎?

當然不是絕對說孩子一定是錯
大人也有未能明察秋毫,錯怪孩子的時候
我們有這個責任義務,告知孩子如何去處理問題
而不是以衝突或是抗爭來完成一次與大人的對峙

畢業之後事隔一年
男生的媽媽又打電話給我
說男生高一整年混得很嚴重,根本就管不住
只有英文一科成績勉強可看
他希望我回去再幫男生複習高一的東西
我很為難,不是很想接
但媽媽說,或許只有我跟他的年紀相近
我的話他也許會聽,也順便可以開導他一下
我就想起廖國豪的例子
我不想放棄任何的孩子

但我真正心裡話是,這真的是一件苦差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enris 的頭像
Fenris

Fenris' Party

Fen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