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感嘆著一屆不如一屆
但我還是很不想拿小朋友當做藉口
儘管現在小孩子的抗壓性越來越弱
父母親也是過度呵護
造成現在的學生感覺都無法負荷國三課業的沉重
是身為導師的我們哪裡做的不好?
哪裡照顧不周?
感覺用的心力比以往還要大
獲得的回饋卻是比以往更少
孩子們總是仍活在自我的世界裡
就由得大人們去擔心、煩惱
下了班,看到這群孩子
我只想說,往後的道路還是要自己跌倒過,才會記得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enris 的頭像
Fenris

Fenris' Party

Fen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